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管理

偏执的企业适合偏执的人 - - FT中文网

斯卡平克:企业内部的担忧,会不会像个人的过度焦虑一样变得具有破坏性和病态?只要正确引导就不会。

“我们都是偏执狂,”某世界名企的老板不久前在一个非正式活动中如此表示。他是在附和英特尔公司(Intel)已故的前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格鲁夫(Andrew Grove)的观点,后者写过一本名为《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的书。

我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真的认为他们自己,或者他们的企业,有偏执狂的问题。根据《牛津英语词典》的定义,偏执狂指的是“一种以受迫害妄想为特征的精神疾病”。

他们想表达的是,他们总是保持一种高度警醒的状态,时刻警惕有什么地方可能出错。正如格鲁夫写的:“我担心产品搞砸了……我担心雇不到合适的人……我还担心士气低落。”

还有对外部因素的担忧。“我担心竞争对手。我担心别人会发现,我们是如何做到更好或者更便宜的,从而能夺走我们的客户,”格鲁夫说。

这种持续的担忧在企业中被认为是正面的。对危险的戒备正是防止公司失败的一个重要因素。

相比之下,个人的持续担忧被认为是有问题的。在萨塞克斯大学(Sussex University)心理学名誉教授格雷厄姆•戴维(Graham Davey)在他的新书《焦虑流行病》(The Anxiety Epidemic)中指出,很多人在夜里不能成眠,担忧财务状况、健康状况——以及失眠本身。

这些焦虑是基于可能出错的各种事情:交通拥堵导致迟到,丢失重要文件,或者打印重要文件时打印机没墨。

担忧也可以是有益的,因为它能使我们免于危险。“焦虑依然存在是因为它仍然能提供进化优势,”戴维教授告诉我。“焦虑的人在25岁之前意外死亡的可能性明显低于非焦虑者。”

担忧者也可能是高效的问题解决者,会对困难进行认真思考而不是妄下结论。但他们很难更进一步。“长期心怀担忧的人可以想出好的解决方案,但缺乏实施这些解决方案的技能或信心,”戴维教授在书中写道。

所以这种个人担忧大部分都浪费在不可能发生的危险上。16世纪法国哲学家米歇尔•德•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曾说:“我的生活充满了可怕的不幸——其中大部分从来没发生过!”

开元棋牌娱乐我们都能认出这些担忧者,因为他们要么就是我们自己,要么是我们亲近的人。我们都知道这些担忧大多使人消沉且毫无意义。所以,如果我们将个人的过度担忧视为问题,为何我们对格鲁夫的“偏执狂”却感受不同?

首先,因为公司的运营环境比个人生存环境更凶险。除非我们生活在军事冲突地区,否则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必像我们的祖先那样担忧。儿童存活率提高了。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的数据,2017年全球96%的儿童度过了五岁生日,而1990年为91%。

相比之下,根据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Small Business Administration)的资料,美国新公司有一半存活不超过五年。像通用电气(GE)这样的昔日企业巨头已步履蹒跚。曾经强大的连锁百货西尔斯(Sears)也申请了破产保护。

虽然我们也为就业和更好的住房而竞争,但除非我们生活在战时,否则我们大多数人都不必担忧个人生存。一家公司倒闭对员工来说可能是毁灭性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的生命会随之结束。

企业内部的担忧会不会像个人的过度焦虑一样变得具有破坏性和病态?只要正确引导就不会。

“只要一个组织能保持乐观心态,相信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并创造一种积极的、亲切的氛围,那么高度警醒就不太可能变成病态。”戴维教授告诉我:“我这么说的意思是,高度警醒不会是一个组织最终的意义所在,所以也不会带来那些极不可能发生的危险和挑战。”

组织为我们提供同伴,那些能与我们团结一致的同事。因为没有预见到变化而面临失败的公司会是一处悲惨之地,也会增加我们个人的忧虑。但一个保持警醒、能快速采取行动防范在竞争中面临的危险的企业,会是一个让人有成就感的工作场所——一剂解决夜醒焦虑的良药。

译者/艾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ag网投开户,bwin比分,e世博官方网站 - Welcome